来喝咖啡,可好?

秋天。

这几天网上有这样一段段子:

上海的秋天,生于2016年10月23日,卒于2016年10月31日,享年8天。

忽然间,就清冷了。
上一周,仍有许多热血青年穿着短袖短裤,几天后,大家都恨不得拉紧厚外套,行走匆匆。

(更多…)

七月十一。阵雨随文。

下午办公室搬家,忙忙活活了好几个小时,落了一身灰。

说到现在的这份工作,是从管理到业务的一个新的改变和挑战。很多好朋友不理解,觉得改行太可惜,我虽然常常笑着对别人说:“尝试下新的东西没什么不好啊?”但是自己知道,说到底自己到底不是那么踏实的。毕竟不是业务出身,毕竟之后怎么走让我很彷徨。做了业务再转回管理,终究会难上许多。

(更多…)

光华

风华是一指流砂,苍老是一段年华。
阳光破开厚霾的刹那光华。

(更多…)

冬季。温暖。

冬季总是灰蒙蒙的,因为树木遗失了绿叶,花朵凋零。
也因为寒冷冰冻了热情和好奇。
路上行人掩藏在厚重的衣服里,总是行走匆匆。
这个冬季特别寒冷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整座城市上空漂浮的浮尘太多,遮蔽了不多的阳光。

(更多…)

密码保护:日记情人节后第1天

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,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:

2013新

很长一段时间不愿意打开这个页面,潜意识里排斥之前那几篇隐隐透露着愤愤反击的文章以及写字的我。
根深蒂固的厌恶那些刻薄的攻击性的类群,然而事实上自己一旦被挑惹,却会忍不住的浑身的毛都似要炸起来。真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被自己讨厌着。

刻意逃避了很久,终究还是心虚的回来看看。

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最终告诉我们古人也会骗人的,在我无比失望难过中,2012年就这么过去了。

(更多…)

对话

深夜,老公送我回家。坐在车里,不知怎么聊起一个话题。

老公说:当你说要我来陪你,我会很幸福,感受到一种身为老公的骄傲;而每次你想独处,让我随便干嘛去,我会很欣慰,因为觉得你考虑到我的感受,以及对我的信任。

(更多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