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thor Archive

来喝咖啡,可好?

秋天。 这几天网上有这样一段段子: 上海的秋天,生于2016年10月23日,卒于2016年10月31日,享年8 […]

七月十一。阵雨随文。

下午办公室搬家,忙忙活活了好几个小时,落了一身灰。 说到现在的这份工作,是从管理到业务的一个新的改变和挑战。很 […]

光华

风华是一指流砂,苍老是一段年华。 阳光破开厚霾的刹那光华。

冬季。温暖。

冬季总是灰蒙蒙的,因为树木遗失了绿叶,花朵凋零。 也因为寒冷冰冻了热情和好奇。 路上行人掩藏在厚重的衣服里,总 […]

2013新

很长一段时间不愿意打开这个页面,潜意识里排斥之前那几篇隐隐透露着愤愤反击的文章以及写字的我。 根深蒂固的厌恶那 […]

对话

深夜,老公送我回家。坐在车里,不知怎么聊起一个话题。 老公说:当你说要我来陪你,我会很幸福,感受到一种身为老公 […]

无意义

我总习惯把不快乐倾诉在博客这个树洞,而快乐幸福却懒得涂描。 不想,偏偏有人乐于见不得别人好,当见到一些似乎能证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