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thor Archive

培训费

总有人喜欢攻击性十足的对他人。 尤记的那些: “我要冲去,我要闹了场子,要不好大家都别好,我诅咒她一辈子不幸福 […]

无可厚非

没有如初,却也终算和好了。 很心堵的一周,那种如梗在喉的感觉仍隐隐作祟。 然而,再继续又如何?对谁都没有益处。

问答

你问:你不想说话么? 我抿了抿嘴:嗯。 你又问:最近工作不顺利么?

我呢

忽然觉得自己变得那种市井的妇人般。一点都不美丽。

想起

我想起,你曾经不是这样的

然后

忽然发现原来不被接受。 于是不自信,怀疑和迷茫。 然后。。。就没有然后了。

抑郁症

我不想恋爱了。 我想我是得了抑郁症。